井中月图文分享

从秘不传人到公开辅导

吉林市业余武术辅导员  常焕章

我今年八十二岁,练武术已有五十来年。经常听到一些人羡慕我“精力充沛,身体健康”。

其实,我在青少年时期是患有肥胖症的人。体高达一百八十多斤,不用说学习和工作,连吃饭和呼吸都很困难。全家和友人都为我将要成为废人而着急。父亲为我请过许多有名的中医和西医,治疗好几年,疗效不大。这时,一位朋友告诉我说:“练练武术可能帮助你治这种病。于是我學习了太祖长拳和短拳以及各种器械。练了不到三年的时间,体重由一百八十斤降到一百五十斤,不仅能够走路劳动了,而且还懂得了一些练武术的道理。从此,我爱上了武术。一九三四年,我拜张克宽老先生为师,学习《太极元功》。在老师的严格教导下,我虽然只学了六年,却开了眼界,尝到了甜头。因此,无论刮风下雨,工作忙闲,每日必练,从不间断。自从练了《太极元功》,五十年来从未得过什么病。今年虽然已经八十多了,每日早晨步行往返十四五里路去辅导,还不觉得。自己感到精力很充沛,身体很健康。

从秘不传人到公开辅导

由于我练功时间较长,又收到了比较明显的效果,向我求学武术的人慢慢多起来。外传不外传?开始,我是不愿意往外传的。一是这些拳术我确实来之不易。是我父亲花钱把老师请到家来教,我刻苦钻研学习才得来的。再说,这趟拳从对健康来看,完全合乎人类养精敛神,活血壮气,强筋健骨的养生之道。从技击来看,完委全合乎实战要求。这么好的东西,来的又这么不容易,怎么能外传呢?二是怕徒弟不用功,练不好叫人耻笑,有损老一辈这趟拳创出的威名。三是怕教了徒弟他们出外伤人,招惹是非。后来,由于亲属、朋友的情面难却,才勉强收了几个亲友的子弟。也只是教一些长拳、短拳和器械,不教《太极元功》。一九七五年,我七十五岁那年,因老伴去世,我上了一股火,身体逐渐衰弱。经亲属朋友的劝告和徒弟的恳求,我才开始意识到,不外传,把这宝贵武功带到棺材里去的做法是错误的。于是我就根据自己五十来年的经验,把《太极元功》重新整理出三套,同时分别传给了三个徒弟,目的是想遗留后世,我一旦不行了,他们好互相学教,不致于被我带走。 粉碎“四人帮”以后,党和政府对挖掘整理我国传统武术非常重视,做了很多工作。在市体委、市总工会的帮助下,我进一步认识到,《太极元功》是广大劳动人民总结创造出来的宝贵文化遗产。我想,既然是劳动人民创造的的财富,就应该还给劳动人民,使它造福于广大劳动人民。因此,我主动要求建立辅导站,进行公开教学。为了便于教学和推广,适应当前普遍练功时间短的特点,根据群众要求,在广大武术爱好者的帮助下,我从《太极元功》老套中精选出对健身和技击有明显功能的六十四个式子,编成了《太极元功六十四式》,进行公开教学,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一九七九年,市体委还组织我们观摩了全国武术表演大会,使我大开了眼界,受到了教育。当然,在教学中也有很多阻力和困难,可我都能够正确对待和克服。比如,家里人反对我外传,他们说:“咱家是花钱把老师请到家学来的,花了很多的钱学到的功夫,一天只给你四角钱就往外传,太不上算了”。有的徒弟也反对,他们说: “那些老头老太太能练出个啥名堂?不仅白费劲,搞不好还会有损我们门户的名望。”亲属朋友也劝我,说:“这么大年纪了,受那个累千啥!”我理解这些人的心情,但是他们不了解我的心。所以,每逢遇到他们劝我时,我就耐心地给他们解释,我告诉他们:“我公开《太极元功》,—不图钱,二不图名,三不图利,我只图把这宝贵遗产传播出去,让它为广大人民群众造福。”我是退休工人,国家每月给我七十多元的生活费,对我来说是足够了。用不着再靠教武术赚钱谋生。如果不是为教武术,就是在那放着四角钱,每天叫我走十几里路去取我都不干。那些老头老太太可能练不出个什么名堂来,但是我想,广大群众只要通过练拳少吃几付药,多出几天勤,退休的不用别人照顾,还能帮助儿女看孩子、做衣服,这就算是我的多贡献,也就是我的成绩。我想,这比那些虚名更实际,更有利于人民。再想得远一些,如果能通过我把《太极元功》传出去,使广大群众都能够认识它,掌握它,用它来提高健康水平,搞好四化建设,那将更是我莫大的幸福。一想起这些,我就觉得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因此,我不怕苦、不怕累,不怕太阳晒,不怕风雪寒,阴天下雨带着雨伞,冬天天黑带着手电;每天早晨三点多钟就起床,走四十多分钟的路,到市政府门前辅导站,辅导一个小时后再走回家,往返十四五里路也不觉得累。搞好辅导工作,是党和人民赋予我的责任,前半生没有认识到,没有做好,后半生认识到了,就应该补上。不过,这需要加倍地努力,把有生之年充分地利用起来。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