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啼笑姻缘(节选)(二)

当凤喜打开粉镜,露出支票的时候,家树心里已是噗突噗突跳了几下,及至凤喜将支票送过来,不由得浑身的肌肉颤动,面色如土。她将支票递过来,也就不知所以的将支票接着,一句话说不出来。停了一停,醒悟过来了,将支票一看,填的是四千元正。签字的地方,印着小小的红章,那四个篆字,清清楚楚,可以看得出,乃是“刘沈凤兮”。家树镇定了自己的态度,向着凤喜微笑道:“这是你赏我的钱吗?”凤喜道:  “你干吗这样说呀?我送你这一点款子,这也无非聊表寸心。”家树笑道:  “这倒确是你的好心,我应该领受的。你说花了我的钱,差不多快到两干,所以现在送我四千,总算是来了个对倍了。哈哈!我这事算做得不错,有个对本对利了。”越说越觉得笑容满面,说完了笑声大作,昂着头,张着口,只管哈哈哈笑个不绝。

凤喜先还以为他真欢喜了,后来看到他的态度不同,也不知道他是发了狂,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如此。靠了石桌站住,呆呆的向他望着。家树两手张开,向天空一伸。大笑道:“好,我发了财了!我没有见过钱,我没有见过四千块钱一张的支票,今天算我开了眼了,我怎么不笑?天哪!天哪!四千块一张的支票,我没有见过呀!”说着,两手垂了下来,又合到一处,望了那张支票笑道:“你的魔力大,能买人家的身子,也能买人家的良心;但是我不在乎呢!”两手比齐,拿了支票,嗤的一声,撕成两半边。接上将支票一阵乱撅,撅成了许多碎块,然后两手握着向空中一拋,被风一吹,这四千元就变成一二十只小白蝴蝶,在日光里飞舞。家树昂着头笑道:  “哈哈,这很好看哪!钱呀,钱呀,有时候你也会让人看不起吧!”

到了这时,凤喜才知道家树对是恨极了这件事,特意撕了支票来出这一口气气的。顷刻之间,既是羞惭,又是后悔,不知道如何是好。待要分说两句,家树是连蹦带跳,连嚷带笑,简直不让人有分说的余地。就是这样,凤喜是越羞越急,越急越说不出话,两眼眶子一热,却有两行眼泪,直流下来。

家树往日见着她流泪,一定百般安慰的;今天见着她流泪,远远的弯了身子,却是笑嘻嘻的看着她。凤喜见他如此,越是哭得厉害,索性坐在石凳上伏在石桌上哭将起来。家树站立一边,慢慢的止住了笑声,就呆望着她。见她哭着,两只肩膀只管耸动,虽然她没有大大的发出哭声,然而看见这背影,知道她哭得伤心极了。心想她究竟是个意志薄弱的青年女子,刚才那样羞辱她,未免过分。爱情是相互的,既是她贪图富贵,就让她去贪图富贵,何必强人所难。就是她拿钱出来,未尝不是好意,她哪里有那样高超的思想,知道这是侮辱人的行为。思想一变迁,就很想过去陪两句不是。这里刚一移脚,凤喜忽然站了起来,将手揩着眼泪,向家树一面哭一面说道:“你为什么这样子对待我?我的身子,是我自己的,我要嫁给谁,就嫁给谁,你有什么法子来干涉我?”说着,她一只手伸到衣袋里,掏出一个金戒指来,将脚一顿道:“我们并没有订婚,这是你留着给我做纪念的,我不要了,你拿回去吧。”说时,将戒指向家树脚下一丢。恰好这里是砖地,金戒指落在地上,叮铃铃一阵响。家树不料她一翻脸,却有此一着,弯着腰将戒指捡起,便戴在指头上,自说道:  “为什么不要?我自己还留着作纪念呢。”说毕,取了帽子,和凤喜深深的一鞠躬,笑嘻嘻的道:  “刘将军夫人,愿你前途幸福无量!我们再见了。”说毕,戴着草帽,掉转身子便走。  一路打着哈哈,大笑而去。

凤喜站在那里,望着家树转入柏林,就不见了。自己呆了一阵子,只见东边的太阳,已慢慢升到临头。时候不早了,不敢多停留,又怕追上了家树,却是慢慢的走出内坛。她的母亲沈大娘,由旁边小树丛里一个小亭上走下来,迎着她道:  “怎么去这半天,把我急坏了。我看见樊甦大爷,一路笑着,大概他得了四千块钱,心里也就满足了。”凤喜微笑,点着头道:“他心里满足了。”沈大娘道:“哎呀,你眼睛还有些儿红,哭来着吧?傻孩子!”凤喜道:“我哭什么?我才犯不上哭呢。”说着,掏出一条潮湿的手绢,将眼睛擦了一擦。沈大娘一路陪着行走,一路问道:“樊大爷接了那四千块钱的支票,他说了些什么呢?”凤喜道:  “他有什么可说的!他把支票撕了。”沈大娘道:“什么,把支票撕了?”于是就追着凤喜,问这件事的究竟。凤喜把家树的情形一说,沈大娘冷笑道:“生气,活该他生气!这倒好,一下说破了,断了他的念头,以后就不会和咱们来麻烦了。”凤喜也不作声,出了外坛,雇了车子,同回母亲家里,仍然由后门进去,急急的换了衣服,坐上大门口的汽车,就向刘将军家来。

张恨水是鸳鸯蝴蝶派最著名的作家,以描写男女爱情悲欢离合见长,  《啼笑因缘》是他的代表作。

富家公子爱上了唱大鼓书的贫贱女子,这是言情小说常见的套路。不同的是他们的爱情不是被亲人们拆散,而是被蛮橫的军阀突如其来地破坏了,这使他们的爱情悲剧具有强烈的社会批判意义。樊家树和沈凤喜再相逢,已是物是人非了。不过,凤喜被军阀霸占,也有她自身贪图富贵的因素。事后,她想以金钱来弥补家树,却不知金钱在爱情面前毫无分量,反而使爱情受辱。节选的这部分细腻地描写了樊、沈二人决裂时各自的內心活动和外部表现,展示出他们心灵的碰撞与反应过程,曲折起伏,摇曳生姿,令人充分感受到作者的艺术功力。

你怎样看家树的痴心和风喜的绝情?可以对比其他小说中相似的情节,也可以联系现实生活思考。

①节选自《啼笑因缘》(安徽文艺出版社1985年版)。本文节选自《啼笑因缘》第16回和第17回。以后的情节:军阀知道凤喜和家树相会,大怒,并把凤喜毒打致疯。最后凤喜悔恨而终,家树与相貌和凤喜极像的何丽娜结婚。张恨水(1895-1967),祖籍安徽,生于江西。现代通俗小说家。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