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鼓上蚤另有重用

牧  惠

在“石碣受天文”中,鼓上蚤时迁排在第一百零七位,倒数第二,最后一名是金毛犬段景住。这种排列,让人未免为之抱屈。看采,这大概同作者看不起小偷小摸的鸡呜狗盗之徒有关。当小偷不如当打家劫舍的强盗,大有“小反革命不如大反革命”之势,是一种古怪然而又常常如此的逻辑。

时迁上梁山泊,不曾有谁强迫过,是他自己认识到老干这些偷鸡盗狗的勾当不是好出路,主动要求杨雄、石秀带他投奔晁盖的。途中旧性难改,偷吃了别人的报晓鸡,被祝家庄逮住。杨雄、石秀上山报信,惹得晁盖因“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吃”,“连累我等受辱”,要砍杨雄、石秀的头。经过宋江劝阻,才算了结。也许,这是时迁名次排得那么后的缘故吧?

论贡献,时迁其实不是白吃饭的。一百零八人,让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顶多也就是那么三四十人吧?其中有时迁。时迁盗甲可以说虽不致家喻户晓,至少也名声在外,他这也是偷,也是小偷小摸;但已不同以往的偷,目的是把引徐宁上山的甲弄到手。没有徐宁上山,焉能破呼延灼的连环马?论功行赏,粉碎高太尉第一次围剿,时迁立了别人不可代替的汗马功劳。孟尝君靠鸡呜狗盗之徒逃命,宋江靠鸡呜狗盗之徒打胜仗。可见,只要使用得当,小偷也有妙用。

时迁在梁山泊排座次后,是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头领之一。这个职务,大概相当于传令官吧?所用殊非所长。此时山寨家大业大,除非碰到又需要诱使“徐宁”上山或夜袭大名府这类事情,时迁那一番“飞檐走壁,跳篱骗马”的本事实在没了用武之地。他只好吃闲饭。于是不禁替他想想出路。

近些年来,断断续续从报上读到一些小偷偷出来的新闻:某县级市领导被窃洋烟三十余条、彩电两台、相机两架及金饰品、现金若干,不曾报案,反而是小偷写信给有关部门称,如能查清这些物资的来历,我肯投案自首。安徽毫州市副市长家被盗约值五千元的金饰烟酒。这回是报案了。公安人员查勘现场时发现,还有更多未被盗的钱财,计现金两万,名烟四十余条,家用电器一批,另有驳壳枪和“六四”式手枪各一支…这类新闻还有,不抄了。于是忽然想到,以“替天行道”“单杀赃官污吏”为己任的梁山泊,何不委任时迁为肃贪局局长或总顾问,施展他的特技,到高太尉等大官僚府邸去实地察看,或把详情报告朝廷,或公之于众,岂不妙哉?

可惜的是,当时没有人想到这一招,以至于宋徽宗手下的六个大红人富甲连城的具体细节鲜为人知。我们知道的大都是“马后炮”,例如:明朝严嵩的儿子严世蕃的财富光是窖藏的金银就多得让严嵩本人害怕;清朝和坤的私蓄,总数达八百兆两,相当于他当宰相这二十年的国家收入的四分之一,顶四十个堪称巨富的法王路易十四。如果他们在位时能把这些机密曝光,岂不大快人心?前些时报上有一故事新编,让时迁替梁山出版社去偷周邦彦所收藏的外国新潮著作回来,翻译出版赚大钱,看来仍是下下之策,突不破旧框框。

这篇杂文既评论人物形象又借题发挥,嬉笑怒骂,逞意而论,于对古典小说的怪论调侃中体味杂文家的匠心独运。本文熔知识性、学术性、趣味性于一炉,  独辟蹊径,创造了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形式,可谓杂文创新之范例。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