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二诸葛状告赵树理

刘  金

二诸葛刘修德,自从五十多年前被赵树理作为封建迷信的典型写进《小二黑结婚》,很被乡亲们笑话,以此蔫头蔫脑地过了半辈子。所幸如今虽年过九十,身子骨依然硬朗。

近几年,二诸葛耳闻目睹,那些算命、看相、择吉、排八字等迷信行当,又时兴起采。甚至变本加厉,比他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心理不免失去平衡。近日,又闻说阳谷县薛庄一株大杨树,忽然成了树神,四邻八乡,来朝拜祈福的人,每天不下百人,还有晚上开小车来的“公家人”!听说,那株杨树的主人,村里每年给740元,他还不满足,硬要见天给他20元。二诸葛听在耳里,热在心里,真想重操旧业,日常给乡亲们择个吉日,排个八字,讨个“签经”,得点小小酬劳。怕只怕,又来个作家,把他拿去再做一回封建迷信的典型,那就太没趣了。

这天,在县城做着什么“食府”总经理的孙子(就是小二黑与小芹的儿子)回家来,一进门就冲着二诸葛说:“爷爷!您老那个‘不宜栽种’的流毒,至今没有肃清,反倒越流越深了。那个劳什子的《宜忌日历》,如今在大城市里满天飞,许多人都把它奉为金科玉律,照此行事,不敢有违。最叫人头痛的是好些个‘诸事不宜’的日子,不仅没人来办喜庆宴席,连平常吃喝也不上‘食府’了。这个迷信啊,真把我们餐饮业搞苦了!”二诸葛立即反弹过去:  “嫌人家迷信!你自己呢?你那个食府大堂上,不就供着一个大大的财神爷?”孙子尴尬地笑笑,说:  “那是……如今兴这个呀。如今店堂里,谁不供个财神爷呢?”二诸葛得意地笑了:“可不是?《宜忌日历》,也是大家都信嘛!听说那还是‘海外引进’的。这可是数典忘祖。你爷爷那时的老黄历,一年三百六十天,不都详细写着宜什么、忌什么,或诸事不宜、万事大吉么?何用向海外引进!”孙子说:“不过,您那是老黄历,一定没有‘宜购黄金日’。

这天晚上,二诸葛睡不着了。当年被赵作家写进小说,做了封建迷信的典型,他越想越觉得冤。换了今天,再怎么着,也轮不到拿他做典型啊!如今,虽说共产党、人民政府是反对封建迷信的,建设精神文明嘛!可是,算命的、看相的、看风水的、占卜的书,一大套一大套地出,源源不断地出,你争我抢地出,有谁管过?如今搞迷信活动的,所在多有,不仅有老百姓,还有“公家人”,又有谁管过?我一个平民百姓,当年看看黄历,择个日子,排个八字,有什么要紧?凭什么拿我做典型?想之再三,二诸葛打定主意,决定给法院递个诉状,要求给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第二天,二诸葛整整花了一天时间,写成一份诉状,录之如下:

“为诉请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事。诉状人刘修德,人称二诸葛。早年无师自通,颇晓命理,  尤善择吉迷时。不虞①五十四年前被著名作家赵树理选作典型,写月人《小二黑结婚》,特别把我‘不宜栽种,的隐私大事张扬,惹得天下人笑话我,致令我郁郁不欢,五十四年于今。自从开放以来,思想大为活跃,择吉选时之重要,已得社会广泛认同。无论公私企业开张,皆须择吉日良辰。前些年以逢八为吉日。最近,又从‘海外引进’《宜忌日历》(修德谨按:此日历实系剽窃修德当年所本之老黄历,仅窜入“宜购黄金日”一项而成),是否开张吉日,悉依此日历所载而定。由是观之,修德当年择吉栽种,有何过错?被选作封建迷信典型,其冤明矣!为此,特请法院判令赵树理先生为修德平反昭雪,并登报道歉。谨诉。“

据说,法院接到二诸葛诉状后,认为所诉句句是实,但不属于民事诉讼范围,已将诉状移转有关方面酌情处理云。

本文似乎是《小二黑结婚》的续篇,是一篇微型小说。然而,它却是一篇杂文,一篇小说形式的杂文。因为它并不致力于刻画人物形象、铺排故事情节和精心描绘环境,它所要告诉人们的是:迷信活动回潮,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却没有人管。只不过这个意思是通过二诸葛状告赵树理的虚构故事表达出来的。全文立意深刻,构思精巧,联想丰富,语言朴实、生动。

①选自《杂文300篇》(文汇出版社1998年版)。本文原载于1 997年1月3 1日《文汇报》。

①[不虞]没想到。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