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每一个存在物都是神圣的

丹麦哲学家克尔凯戈尔说:“整个存在使我吃惊,从最小的苍蝇到神下凡化身为基督的神秘,每一件事物对我来说都是难以理解的,而最难以理解的则是我自己。”

在我看来,每个事物之所以神秘、之所以难以理解,是由于事物的全息性,亦即是由于它的无限性。任何一个微小的事物,都包含着宇宙的无穷信息,而我们的认识相对于无限的宇宙来说,永远是微不足道的。我们有限的认识不仅不能穷尽大宇宙,就是那些小宇宙,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事物,比如一只苍蝇,一块石头,甚至我们自己,也不能彻底认识。我们所看到的,只是那无穷的信息之海里泛起的一束泡沫。即使对于一个十分简单的事物,无论研究多么深,我们也不可能穷尽它的一切性质,我们所知道的只是它的无穷性质中的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在它之中永远有一个无穷的未知的海洋摆在我们面前。因此对我们来说,任何一个存在物都是神秘的,因为永远不可能彻底认识它。

甚至于,我们的认识究竟是否正确、正确到什么程度,我们也一无所知,因为,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的知识与未知的世界有着怎样的关系、已知的世界在未知的世界中处于怎样的地位、已知的世界在无限的世界中具有怎样的性质。从根本上讲,我们所谓的知识,只不过是一些名词罢了,人的认识活动只是命名的活动,我们所认识的那些事物,本来就早已存在着了,我们给它起了一个名字,于是就成了知识,如槐树、鹦鹉、原子、万有引力定律等等,至于这些东西本身究竟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如此看来,这个世界远不是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简单,也不像通常所认为的那样,世界仿佛只是作为我们的认识对象而存在的。作为我们认识对象的只是世界的极小一部分,而那无限的世界,永远不可能成为我们的认识对象,更不可能成为我们征服的对象。因而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永远是神秘的。

知识是相对的,我们只具有相对的认识能力,即:我们所认识的,只是我们现有的器官所能够认识到的,如果换一套别的器官或者在别的生物眼中,这个世界就会完全是另一个样子。我们只能生活在我们所能够认识的世界之中。

每个存在物不仅是神秘的,而且也是神圣的。之所以神圣,是因为每个存在物都是大自然亿万年演化的结果,蕴藏着天地之精华。宇宙学上有一个“人择原理”,这样来解释人与宇宙的关系:宇宙之所以具有这样的规律、之所以呈现出这样的图景,是因为不这样就不可能有人来研究宇宙,就是说,宇宙之所以如此是为了要演化出人类,宇宙是为了人类才这样存在的。宇宙以及地球一切规律正好满足人类产生的条件,所以才产生了生命和人类。换句话说,宇宙之所以把物理常数取现在的值,是为了满足人类存在的条件。可以说,在人身上体现着或者说蕴藏着宇宙的全部规律。

这个原理还可以进一步扩展为多元选择原理,即如果换一个观察宇宙的主体,那么完全可以说宇宙是为了那个事物而存在的。如果是一只狗,它就可以说宇宙之所以这样存在,是为了狗的产生;蚂蚁也有理由说宇宙是为了它的出现才有这样的物理常数;石头同样可以说宇宙是为它而存在的。每个人也都可以说宇宙是为我而存在的。因为,如果宇宙不是这样存在着,就不可能有我产生,不可能有蚂蚁、狗和石头。

这样一来,我就不是我了,我(其他所有事物亦然)就不是独立的存在物了,我只不过是那种种规律的化身,我只是大自然的一件艺术作品。

于是,我和宇宙的关系就成为一体的了:我只是大自然的一个小小的部分,宇宙链条上的微小一环;同样,我就不单单是由我的肉体构成的了,而是由整个宇宙构成的,宇宙是我身体的组成部分,那广袤的星空不妨看作是我的身体的延伸,因为没有宇宙就没有我。于是,敬畏宇宙、敬畏自然,也就是敬畏我自己。

从这个角度看,人类在宇宙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位,他只不过是大自然链条上普普通通的一个环节而已。康德在其《宇宙发展史概论》  中曾经讲了一个寓言故事,读来很有教益:那些生长在乞丐头上森林中的生物,长期以来一直把它们的住处当作一个巨大无比的地球,而且把自己看作是造化的杰作。后来,其中有一个天生聪明的虱子,意外地看见了一个贵族的头,它随即把它住处中所有滑稽的家伙叫到一起,狂喜地告诉它们:我们不是整个自然界惟一的生物;你们看,这里是一个新大陆,这里住着更多的虱子。从自然的角度看,我们人类并不比这只虱子更高贵,惟一不同的是,我们人类不是乞丐头上的虱子,而是宇宙的虱子罢了。人类自视为万物之灵,看来,这种看法并不比这只虱子聪明多少。在大自然这个宴席上,人并不是一位特殊的宾客,虱子、苍蝇、沙粒。…都与人一样,有着同样的位置,缺一不可。每一种存在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是其他存在物不能替代的。我们人类尽管比其他存在物有着更强大的能力,可是,我们永远无法体验蚂蚁所体验到的世界。如果赶走了其他客人,人类也将从大自然中消失。

我们常常以不屑一顾的口吻来谈论那些“低级的”存在物,还常常把其他动植物只是当作一种食物来谈论,好像大自然创造它们仅仅是为了给我们做食物用的。这实在是对大自然的亵渎,因为它们也同样是大自然智慧的体现啊!而且从进化史的角度看,那些“低级的”生物、无生命的存在物还是我们的祖先,没有它们,人类就不可能出现。因而对它们的不敬就是对祖先的不敬。

每一个存在物——一只苍蝇,一朵花,一块石头,一粒沙子……都是神圣的,都值得我们敬畏,因为,每一个存在物都是大自然的作品,都是大自然智慧的结晶,都包藏着宇宙的全部秘密;它们存在的根本原因和意义是我们所无法知道的,在它们身上总有无数我们未知的性质存在着,也就是说,它们对于我们的知来说,总是神秘的。那么,在它们面前,除了敬畏,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伴随着人类急躁轻率的步伐,我们的生存环境正在发生着迅速的变化。于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就成为摆在21世纪世界论坛上的头等大事。本文作者试图引领我们用一种崇敬的眼光重新审视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摆正人类在自然中的位置,懂得“每一个存在物都是神圣的,都值得我们敬畏,因为,每一个存在物都是大自然的作品,都是大自然智慧的结晶,都包含着宇宙的全部秘密”。

阅读本文时,我们往往被作者的发散型思维和逆向思维的潮水推动着,被他轻巧诗意的文笔吸引着,情不自禁地赞同他的每一个观点。想一想,作者是怎样做到这点的?他的观点都是正确的吗?

①选自《散文》1998年第5期,有删节。    ②[康德(1724-1804)]德国哲学家。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