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乌特—辽斯特的乌鸦(二)

“瞧,他们就是我的孩子!”老头自豪地说。

马特季阿斯看见这三个健壮的小伙子,一时不知所措,连忙从桌旁站了起来。但是三个兄弟请他坐下,然后争先恐后地请他吃起来。

三兄弟中每个人都以三人名义吃喝,但是桌上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减少,好像没有人碰过似的。

他们喝的都是啤酒,啤酒是用蜂蜜酿的,他们一个也没有喝醉,而罐子里的酒不知由谁不断添加进去。

晚饭后,兄弟们对待马特季阿斯完全像对待老朋友一样。当他们离开饭桌时,大哥对对马特阿斯说:“喂,朋友,躺下休息吧。明天一清早我们就去打鱼。我们带你一起去。你总不能空着手回家!”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他们就出海捕鱼了。

船刚离岸,又来了一阵暴风雨。

大哥把着舵,二哥拉住帆,小弟弟坐在船头。

他们递给马特季阿斯一个长柄勺,叫他把船里的水舀掉。这样,他就忙碌起来啦!他手里的长柄勺一闪一闪地发亮,身上即使不被海水弄湿,也会累得浑身是汗。

船扬着船帆飞驰,兄弟三人甚至不把船帆收下一点。当船里的水灌得满满时,三兄弟就把船倾斜过来,水就像瀑布似的从船尾流走。

暴风丽终于停息,海上又变得风平浪静。这时候,三兄弟各自取出渔具投进海里。马特季阿斯也把渔网撒下。

这地方的鱼很多,所以三兄弟拖上来的渔网总是满满的,只有马特季阿斯拉上来的渔网却是空空的。

“你怎么啦,朋友,事情不顺利吗?”大哥说着,和两个弟弟使了个眼色,“这儿的鱼可多着呢。”

“鱼是很多,可是运气不好啊。”马特季阿斯回答说。

“也许是你的渔网不管用吧?”二哥说。

小弟弟接着说:“你用这个渔网吧!它是我们备用的。”

马特季阿斯撒下新的渔网,可是渔网一投人海,就得把它拖上来了。他一生中从未捕到过这么多鱼。

当鱼装满船的时候,兄弟们又张起船帆,掉转方向朝自己神奇的岛屿驶去。

帆船顺着风,轻快地沿着海浪迅速前进,仿佛船里什么也没装似的。

回到岸上,三兄弟和马特季阿斯把鱼洗干净,将它们晾在架子上晒干或吹干。

第三天,他们又出海了。不论他们把船驶向那儿,风总是顺着他们,鱼也好像在等待他们的渔网似的。

马特季阿斯在乌特—辽斯特度过整整一个星期后,便开始整理行装准备回家。

主人没有强留他。

临走时,他们把那几天捕到的鱼送给他,还送给他一只八桨的小艇,再加一袋面粉、一匹细布、一桶油脂,还有许多别的东西。

马特季阿斯真不知该怎样感谢老头和他的几个儿子。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们和你们这块吉祥的土地。”马特季阿斯躬身说。

“不要忘记,我们欢迎你明年春天再来,”老头说,“你和我们一起去卖鱼。你明春来的时候,那些鱼正好干了。”

“可明春我怎能找到你们?这次是暴风雨把我冲来的呀。”

“乌鸦在海上飞,你只要跟着它们走,就能找到我们。”老头说,“好吧,祝你一路顺风!再见!”

马特季阿斯的船还没来得及离岸,乌特—辽斯特就消失在迷雾中了。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只见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

风吹着马特季阿斯的船,让他也平安地回到了自己出生的海岸。

马特季阿斯在家里无忧无虑地度过了整整一年。

春天到了。冬天的暴风雨刚过去,他又准备好船出海了。

他的船帆上立刻有一只乌鸦在盘旋。

乌鸦一连叫了三声又飞走了,它把马特季阿斯指引到乌特—辽斯特海岸。

一只大船已停靠在这神奇的岛屿旁。

马特季阿斯从没看到过这般豪华的大船。

这船大极了,甚至人的声音从船头传不到船尾,因此船当中站着一个海员,他把领航员的话传递给舵手,这样,船两头才能通话。

乌特-辽斯特的主人已把捕到的鱼装到大船上,现在只等马特季阿斯把鱼装进船舱带走。

但是,晒在架子上的鱼,不论他取下多少,鱼还是一点也不少。乌特—辽斯特岛的东西总是搬运不尽。

船舱里终于装满了鱼,接着船就离岸了。

马特季阿斯在别尔金这个地方顺利地卖掉鱼,然后把所得的钱按老头的主意,买了一条双桅船和捕鱼用的装备。

“好吧,马特季阿斯,”分别的时候,乌特—辽斯特的主人说,“我们该分手了,以后你再也看不见我们啦。你心地善良,又有勇气。当暴风雨袭击你时,我们将会站在你的船舵旁,用我们的肩膀撑住桅杆,我们和你一起撒下渔网。这样,你就走运啦!”

打那时起,马特季阿斯就一直走运

以前,马特季阿斯无论干什么事,从来也没走运过,灾难总是围着他的家和海上的渔船转

但是现在,他的船在不平静的海浪中行驶和撒下渔网,好像总有看不见的手在帮他紧握舵轮,撑住船帆,并把渔网拖上来。 真的,他从没遇见过这般神奇的岛屿和岛上那位乐善好施的主人。每年,当暴风雨把他的船送到奇妙的乌特—辽斯特海岸时,马特季阿斯就扯下五颜六色的船帆,点起灯火,对自己看不见的朋友表示敬意。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