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浅析气功三调之真谛(上)

戴国斌

一,调  身

肌肉为人体做功的过程,即收缩与放松;无论人体处于何种姿势,均需付出一定的肌紧张来维持这种体位(姿势)。可见,肌紧张在人体运动中是绝对的,而肌放松却是相对的;肌肉紧张为实,为出,为顺,为凡。肌肉放松是虚,是进,是逆,是‘仙”;常人身体多紧而少松,多出而少进,多顺而少逆,多“凡”而少“仙”,敢难享天年而早逝。

常人是以顺道行凡多出,致体常紧;气功家却以逆道效仙多进,使体常松。故古今名家各派无不是以‘松“为第一要。

调身以“松净、 自然”为宗,讲究,“脊直、头领、颌收,胸涵、腹实、档圆、心空”。 

“脊直”是由“松腰、拔背、顶头、颌收、涵胸、腹实”共同实现的。其中“松腰、拔背、顶头、颌收寓提升,而“颌收、胸涵、腹实”,寓降沉;在体内,其“提升”是提气循督脉而升,其“降沉’,是降任脉气而沉腹;在体外,其“提升”则采地阴而补我体阳,其“降沉’则摄天阳而补我体阴(如右下图所示)。

提升与“降沉”是辩证的统一;其前沉是为最大限度的后提,而上升则推动了下降;她们以“舌顶”相通,舌顶上颚使体内之炁得以循环,坎水上调,水火相济,  渗津润体。

人体气机的‘提升“、“降沉”畅行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身体的松紧。故调身的核心在于‘松“,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提升”与“降沉。

身体放松的外部表现即肌肉松弛,其实质是克服肌收缩而造成的肌肉起止点的相亲近。故对肌肉放松,我们可以用意念将其起始点两头背向拉长,但因肌肉多附着于骨体上,拉长肌肉欲松,若着意过“度”,则又会复返紧张,而终不能放松;对此,拉长肌肉不若拔长骨体,我们意将全身骨体一节节、一根根、一块块背向拔长,使附于骨体上的肌肉不拉而自松。

拔骨以求得的肌(体)放松,终需有心松作后盾。体松亦唯有在心松的前提下,方能得以保证和加深。

二、调    息

调息者,呼吸也。呼为出,为排泄;吸为进,  为摄采。呼吸的物质皆是气(体),但吸入的是大自然之气,呼出的是体内生命运动中的代谢之气;吸之气是清,呼之气则浊;其清浊之别在肺转化。大自然之气,其气字原形由“气”与“米”组成;可见,它亦是一种食粮;不过是一种无形的、气体的高能源营养物质。难怪古今修炼者能“气满不思食‘而终“辟谷食气’仍健康长寿。

俗话道:民以食为天。人体生命运动的能量的补气,人们多重视食物的食用,而常忽视了肺对大自然及宇宙间精气的摄取。肺是人体气机开合之门户,  肺是人体与外界信息沟通之窗口。

“呼吸‘二字皆“口旁,其意借形而喻“呼吸以口”。此‘口’狭义地理解即‘口鼻.三窍(口)也;广义地领会即指全身众窍穴所构成的无数口。以口鼻所实现的呼吸运动是肤浅的、小规模的、低级的,而用全身众窍穴组成的无数口所从事的呼吸过程却是彻底的、大规模的、高级的。

肺的呼吸功能是后天发展起来的,胚胎期肺乃实体,胎儿降生的哭喊声才使外界空气流入体内,将原先实体的肺“气充成空”,且永远处于被动的扩张中。胎儿于母胎中的生存外环境是羊水,他们以脐带与母体相通,  以胎盘与母体相隔。胎儿生命运动中的氧和营料的供给,是借脐带而引母体中的动脉血实现的;其代谢产物亦是依脐带而送至母体静脉中;气功家根据胎儿的这种以脐带与母体(胎儿的外环境)间进行交换物质(信息)的方式,而衍生出气功特有的一种呼吸法一一胎息。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