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少林老僧

王中才

少林武功实为武林中上乘技法。可是,  由于洋枪洋炮的日渐盛行,訇然一声,纵使你有铜筋铁骨也难免倒地,你浑身武艺尚未施展已成了枪下之鬼。因此,有些武功已渐失传。休要这般说!身怀绝技者还是大有人在的!

同治年间,南海地方有个黎公子。这黎某年少时便恃家资巨富而为所欲为。他最不喜欢读书,他说诗书都是古人的陈迹,不适于现今实用,何如学些武功,还可以自呜得意一番。于是,家中就为他请了多名武术教师,每天日夜操练,倒也尽得这些武师的真传。从此便名震一方。

少林老僧

黎某到了中年,家境便衰落了。他便以教人拳法而度日。他这个武师所收的弟子多是附近的无赖泼皮,他们常常侮弱欺贫,乡里人们无不侧目。

有一位老僧,是少林门派之人。他带着一个小徒云游在外,靠卖拳弄棒以作川资。一日,这老僧便来到这南海地方。乡里人山人海,都翘足抬眼以观老僧武技。正待开场,黎某恰从此路过,见此情景妒火中烧,有心想羞辱难堪老僧一番。于是,黎某分开人群走到老僧面脅前说:“你这老和尚,竟敢来此班门弄斧!快滚!”老僧见来人气势汹汹,便小心陪话说:“区区小技,哪敢自夸于人,只是老纳要远行,卖几下拳脚,借以求几个路费而已。还是请施主不要见怪。”

黎某以为老僧怕他了,就益发欺他说:“这里是我的势力范围,你敢在此地卖弄拳脚是有意挑衅。我倒想问问,你有什么能力敢和我一比高低?再不快滚,我就绝不饶你啦!快点滚!”

老僧迫不得已,只得收拾起棍棒,自言自语道:“他以逆来,我以顺受,就是他唾我脸上一口,我也只等那唾沫自己干掉算了。他虽如此横暴,未必会再来欺我,走就走吧,息事宁人的好。”

谁知,老僧走了没半个时辰,便听得身后人声汹涌。急回身,见那黎某左手持钢鞭,右手执大戟,率其众徒弟蜂拥而至,大声喝道:“你到处卖艺,赚人钱财。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今天你算撞上了!现在看看你骗了多少钱财!你必须拿出一半钱来,作为我和徒弟们的酒钱!否则的话,我手中的鞭和戟可是无情物。”

老僧知道和这种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便解开钱囊,以百钱奉上。

黎某见只有百钱,大怒,将钱摔还给老僧,说:“黎某人是要小钱jC的吗?你是在打发要饭的吧!赶快把钱都倒出来!”

老僧说:我囊中只有这些,若还有,便是昧良心。“

黎某强行要搜老僧的身,老僧此时便忍无可忍了,怒气勃勃,如箭在弦上,弓已拉满,只待发出。可是,老僧又一想:“寡不敌众,弱不敌强,况且这种刁蛮之徒,还是以好言相劝,做罢吧。”可是黎某却更加欺人,说:“今天你不拿钱来,就非得比武了!”

少林老僧

老僧无奈,只得对围观的众人说:“老纳含垢忍辱,可说是仁至义尽了,但这位黎某人还是不放条活路给我,这还有什么说的!现在我是较技比武也得败,不较技比武也得败,我只好献丑了。可是,咱们得一人对一人,一器对一器,才是公平的,如果恃众来胁迫老纳,老纳也不惧,只是于情理不容,大家说,这样比试如何?”

众人皆说:“好!”

老僧又说:“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若有什么差池各随天命了,各位又以为如何?”

众人皆说:“好!”

黎某欺老僧年老体弱,认为自己少年气盛,老僧难敌,所以想在众人面前卖弄自己的武功,可一听老僧的话,便知道老僧不是等闲之人了,想要做罢。却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上阵。

众人都愿作证,便选择一块空旷之场,众人成群结队作壁上观。黎某外表虽耀武扬威,内心却恐惧万分,而竞僧步法从容,并嘱咐他的徒弟说:“你先去旅店,淘些米做好饭,我回来时好饱餐一顿。”

到了地方黎某说:“用什么器械比试?”

老僧说:“凭你自选。我可是白手不用寸铁。”

黎某听此言越发恐惧,却狂喊道:你不要太狂妄!看我取你老命来!“说罢就挺着大戟,如饿鹰扑食般直取老僧心窝。老僧略举左腕,一拨长戟,长戟便落地。黎桌又从腰间拔出剑来,像旋风般舞起,那剑寒光闪闪,向老僧乱砍。老僧不慌不忙,左闪右躲,突然侧身深入,穿掌于黎某腋下,反击其臂,又以脚猛踹其头部。黎某奋不顾身,爬起来再斗。只见老僧以手指削其手,黎某的手象断了一样,双剑飞出数丈之外,扑倒在地。

旁观之众先是目瞪口呆,继而喝彩声起。黎某之徒弟们想报复老僧,但是众人冷眼怒视,便无人敢前,老僧遂从容离去。 看官!老僧有超凡之艺,尚不肯轻举妄动,而黎某,些许小技,便张狂欺人,实不足取也!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