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中月图文分享

皮博迪小姐(二)

牛奶糖。

“把它们放回原处,”皮博迪小姐说,“看见它们应该使你们感到一点羞耻!”

教室里再听不到傻笑声了。一年级快班的学生们一声不吭地从地上捡糖。

十分钟后,校长哈莫克先生推开门。

“皮博迪小姐,”他冷淡地说,“有一与串糖从你的教室通过走廊绕墙角一周后直通向我的研究室。我想一年级快班对此之应该负有责任吧?”

皮博迪小姐

一年级快班全体学生都屏住呼吸,等待皮博迪小姐的回答。

啊,不,“她踌躇了一会儿后说,“这全是我干的。是一个小小的,嗯……算术试验。”

一年级快班松了一口气。他们想,刚才他们还非常恶劣地对待她,但她却没有出卖他们。

“我认为以后这种试验应该在教室内做。”哈莫克说完迈开长腿大步流星地走了。

“巴里和萨拉,请拿上纸篓把走廊里的糖都收起来,”皮博迪小姐说,“一块也不要吃!如果你们吃了,我就会知道。”(天知道如果他们真的吃了,会变成什么)“魔法这玩意变得太轻率了!”“她对自己说,“把我寝室里的拖鞋拿到学校,像这多雨的天气不用拿帽子和外套,把糖送到哈莫克先生的房间。我以后要非常小心地避免不加考虑就说出我希望。‘

但说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皮博迪小姐一连小心了好几天。后来,在一次地理课上,苏曾·波洛克袖口的一颗扣子掉了,坐在她旁边的约翰·托姆金斯的铅笔盒里早有一颗衬衫扣子,所以他们就很自然地玩起了往桌上杯里投小圆片的游戏。其他几个人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手里没有扣子的就从衣服上看不见的地方揪下一颗。约翰和萨拉正玩得起劲,却没发现皮博迪小姐站在他们身后。

“请把这些扣子给我。”她说。然后又听到另一个玩游戏学生扔扣子的声音,她补充道:“我希望把屋里所有的扣子都放到我的桌子上。”

当然,她的意思是指屋里所有丢掉的扣子,但她没这么说。过了一会儿,空中响起一些撞击声,就像在灼热的六月里金雀花蓓蕾的爆裂声,随后是一些小硬物像下雨一样落到皮博迪小姐的桌子上,发出嗒嗒的响声。

“这又是希望魔法!”“她自言自语,然后继续愤怒地说,“每88分15个扣子,一共是775。”

这时下一节课的上课铃响了。

“你们现在必须去体操馆!”她大声说,“你们回来时可以再把扣子都缝上。”

“但是,我们这样怎么去体操馆?”乔治两只手提着裤子几乎是哭着说。

皮博迪小姐看见全班同学身上的扣子全都没有了,都在用手提裤子扯衣服。她说:“可能你们是对的。不去体操馆了,我们不如来上缝衣课。男女生都参加。”

但更糟的事情发生了。那天,正好轮到皮博迪小姐和普赖斯小姐一道为全校做饭。那是一条白色的湿淋淋的鳕鱼。乔治坐在她的右边,对什么鱼都讨厌的帕蒂坐在她左边。为了分散皮博迪小姐的注意力,以便帕蒂摆脱她的鳕鱼,乔治说:“皮博迪小姐,旧伦敦桥的时候,人们吃什么?”

“你是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时代的宴会吧?嗯,我猜想那味道尝起来对我们会很奇特。”皮博迪小姐转过身来对乔治说。这时帕蒂感激地把鳕鱼胡乱塞进她的手绢里。“但是我猜想当你习惯了它的味道,就会觉乏得很好吃。我只希望你们能尝一次。”

120个孩子的喧哗声和120付刀叉声停止了,突然就像有个塞子一下子把声音都挡住了。检查过桌布,薄薄的白色盘子和切成片的鳕鱼失踪了。长而光亮的桌子代替了学校提供的破损很多的桌子。桌子中间是学校饰章的大模型、灰泥底座的猫头鹰,所有这些都是用糖做的。男孩子和女孩子的面前都有一个闪光的锡盘子和一只大酒杯,桌子前后摆着装满上等水果的大盘子;有桃子、樱桃、橘子和草莓;有糖梅、棒棒糖、大量的甜食和小杏仁饼,馋得让人流口水。门开了,炊事员走进来,有点困惑地看着,但高举着大盘子。皮博迪小姐兴奋起来。

“烤孔雀!”她喊道,“酱鹿肉、乳猪和髓骨馅饼!亲爱的,这是真正的伊丽莎白时代的宴会!是教历史的最好办法!我以前为什么没有想到。孩子们,快点把它们吃光!”

“但是,我们没有刀叉!”萨利,威克尔森说

“当然没有刀叉,亲爱的!”皮博迪小姐说,“用手抓着吃,在旧伦敦桥时代每个人都这么吃饭把你的乳猪吃光。亨利,还有帕梅拉,在你吃光烧得很好的狗鱼前不要吃甜薄饼或棒棒糖。它是用酒和奶油烹制的。我相信它很好吃。作佐料的那些黑东西,威廉,当然了,为什么不拣出来扔掉!”

伯奇路初中的学生们小心地品尝了他们面前奇特的食品,当他们发现都很好吃时,他们放下心,勇敢地大吃起来,皮博迪小姐也鼓励他们这样。她已经把突然紧紧抓住她胳膊,同时高举起巨大酒杯的普赖斯小姐忘记了。

“里面的液体是什么?”她问。皮博迪小姐凝视片刻,闻了闻又尝了尝,然后不耐烦地说:“当然是甜葡萄酒……噢,不,他们或许不喝为好。亲爱的比利,放下那个大酒杯!”

“但是皮博迪小姐,你不认为这些东西似乎是不易消化的吗?”普赖斯说:“明天……”

“明天,”皮博迪小姐得意扬扬地说,“我将带着一年级快班全体同学去伊丽莎白的英国!多好的机会啊!”

这个主意使皮博迪小姐非常兴奋,以致没注意普赖斯小姐匆匆离开了房间。十五分钟后,盘子几乎全光了。伯奇路初中学生们的双手黏糊糊的,令人难以相信,撑得饱饱的,正疲惫地吃着最后的糖。这时,门开了,哈莫克先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普赖斯小姐和做学校晚餐的霍尼女士。霍尼女士正在哭。

“这不是我做的,先生,”她说,“我今天做的是鳕鱼加香菜调味汁煮的。而没做这些可怕的饭菜!”

她指着仍在桌上的孔雀和髓骨馅饼

这时,皮博迪小姐非常遗憾地想到她已给霍尼女士带来了苦恼。当皮博迪小姐头疼的时候,霍尼女士多次为她泡可口的浓茶。“难道这又是魔法?”

“霍尼女士,请别哭了,”她说,“这全是我做的。”

“那么,我对此非常遗憾!正如你知道的,我一贯喜欢教学实践,但你太过分了!”哈莫克先生冷冰冰地说。

“但是,哈莫克先生,你没看到这些孩子上了一堂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历史课吗?我多么希望我是个和他们一样的孩子……”皮博迪小姐说。

她停住不说了,用手捂住嘴,但这太迟了。在哈莫克先生、普赖斯小姐、霍尼女士和全体伯奇路初中学生惊讶的注视下,她开始变小。她自己感到好像站在正往下掉的、而且掉得非常快的电梯上,一阵颠簸后停住了。她待在那里注视着哈莫克先生背心的底扣,而不是他那吃惊的蓝眼睛。而后她注意到膝盖有点寒冷。她沮丧地喘息着,看着她那实用的粗花呢裙子在缩小,最后变成非常短的体操服。她觉得脖子发痒,抬手一摸才感觉是两条系在很细的辫梢上的绸带。

皮博迪小姐

哈莫莫克先生朝她倾斜下来,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惶惑。

他迟疑茸地说:“我亲爱的,我记不大清楚你是哪个班的学生,但我要在研究室里见你,马上去!”他控制住自己的感觉补充道;

皮博迪小姐冲出食堂,但不是去哈莫克先生的研究室。她急匆匆地穿过走廊,跑出前门,爬上楼梯,撞进自己的房间。她一把抓住装着像草一样的绿液体的瓶子,一口气全都喝了下去。药水燃烧着她的嗓子使她咳嗽。她闭上眼睛数数。她又开始感到站在和上次一样的古怪的电梯上,但这次是升高。然后她睁开眼睛,照照镜子。她从未这样快乐地盯着自己普通但长大了的身影。然后,她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希望再回到学校去。什么也没有发生。皮博迪小姐发出欣慰的叹息。 伯奇路初中有几个孩子夜里感觉很不好,但谁也不再提及那天下午的事了,连哈莫克先生也不再提了。一年级快班最终还是赢得了市长的奖赏。皮博迪小姐的头再也没疼过,一年级快班很少调皮了,至少皮博迪小姐上课时不调皮了。据我所知,伯奇路初中再也没发生过魔法。虽然学校里还有谣言说,威尼弗雷德·波茨一天晚上留在衣帽间里,看见皮博迪小姐乘着扫帚柄在窗外飞旋而过。但你知道这些谎言是怎么在学校里散播出来的。

豫ICP备19006514号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41901777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